kufufu

周庄的清晨与夜晚

十月三日,我终于在昆山南站见到了许久不见的果蝇。

约好的车没有来接我们,我们只好搭公交到周庄。

尽管天气很凉爽,下午三四点的阳光还是那样的猛烈。我们在拥挤的公交车上判若无人地用家乡话聊起天。

多久没有这么轻松地闲聊了。我们的话题多得像好久十几年没见的旧友,又熟络得像昨天才见过一样。

傍晚来到了中国十大魅力古镇之一的周庄,街道两边的店铺都很惨淡,街上的行人稀稀疏疏。路过一家网吧,往里面瞅了一眼,03年的台式机,破烂的座椅。门口停着学生用的自行车。

旅店的老板告诉我们晚上八点半左右工作人员下班了就不用门票进去了。于是我和果蝇在古镇景区的外边闲逛。吃了顿二百多块的海鲜宴,买了几包小糖果。八点一过,工作人员果然撤了。这时在外边的逛的人全都涌进去了。原来大家都要等这个时候啊。

依旧是不着边际的闲聊。吃了点热腾腾的小点心后,果蝇的肚子开始不舒服,于是我们跑到一家清吧,挑了最后一个位置坐下听歌。

周庄的夜晚很美,很安静,就连酒吧里的歌手的卖唱,都渗透着平和宁静的气息。但是歌者的心底有着多大的念头,梦想着多精彩的城市,谁知道呢?或者那些一夜爆红的底蕴,就是这古镇恬静的水,淅淅沥沥的雨来凑齐的吧。

这是我这辈子第二次进清吧,也是这辈子的最后一次。原因就不多说了,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家里有只敏感又独占欲强的哈士奇。

我不知道长岛冰茶到底是什么鸡尾酒,但是我想象中的冰茶,应该是又苦又涩的。我知道它是鸡尾酒,但是我以为它仅仅只是菠萝啤的程度而已——谁让它长着一个这么清淡的名字呢。

结果就是,很辛辣。非常浪费地喝了半杯就逃掉了。回到旅馆之后没多久,脸就开始发烫了。哈士奇知道了我喝酒之后大闹了一顿。好在果蝇因为不舒服早早就睡了。

大概是酒精的作用,那一晚我睡得很好,和早早就休息的周庄一样。

清晨的周庄就嘈杂得多了。

早早就起来生活做早饭的老妪,在河两边捣衣的少妇,挑着担子赶着鸭子的农夫,在街道两边安排节目的演员,还有柳树上不安分的麻雀,都把晚上灯红酒绿的小镇撕裂开来。

晚上的古镇游客虽然多,但是它是宁静的,因为所有的游客都只是它的路人,匆匆来又匆匆去,他们基于古镇的表面之上。而清晨发生的一切,确实古镇的根,是它真正生命力存在的体现,它是最美的风景,也是最平凡的所谓日子。

九点,想要乘车回昆山南站。得知这里直达南站的公交车,三小时一辆。虽然游客很多,当地还是有着当地固有的生活方式呢。

离开周庄,坐上了奔往杭州的都高速动车。周庄,就这样被我们匆匆路过。



照片都是手机的拼图软件拼的,因为连不上网地址都是错的,文字也是错误的。无视就好。照片里的女生是果蝇哦。

 

 

 

 

 

 

 

 

 

 

来源:向海

评论

热度(1)